你有一封来自山脚的留言:内比奥罗Nebbiolo品鉴报道

如果分隔不能让我们远离。

这个夏天,我没有坐上火车,没有在秋末看着窗外的牧草被卷成草垛。这是特殊的的一年,对我们每个人都一样,无论身处何方。起初,我觉得可以完全理性地经历这场风波,但是随着对彼岸朋友们担忧的渐渐褪去以及对事态发展的无奈成为日常,我们开始偶尔谈论起以前在意大利旅行途中所遇的如意和不如意,渐渐地,多少生出一种像是思乡的情绪:想念我们的朋友、自己在路上的旅程,却又不想轻易说出口。

前几天,我得到了皮埃蒙特Piemonte大区的保护协会的邀请,参加一次位于北京的关于葡萄酒和食品的发布活动。尽管活动的宣传资料上只印着一个产区协会标志的酒瓶(如果真是这样的酒标,恐怕不意味着什么好酒;幸好事后证明这个标志只是活动推广用途的设计,酒单并非如此单薄,具体我们后面介绍),而且也知道是包括了农产品在内的介绍,我也立刻确定了邀请并且感谢主办方的好意——这好像是及时雨让农民的焦虑和期盼得到偿还,也像久别中的一通越洋电话,让我片刻心安。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里,原来习以为常的见面拜访换成了书信里的问候,按图索骥的产区旅行只剩下地图和行程。我们都需要面对面。如果这一年里,通信技术让我们发现了全新的沟通可能,那么,对我而言,也发现了传统的、最落后的交往方式是多么慰藉心灵。

所以我感谢这次的活动,也希望在这个时间(时值中意建交50周年)参与其中,帮助做出一些贡献,无论是葡萄酒还是食物,介绍一点什么都可以,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鉴于这是一篇篇幅略长的文章,我想应该在开始处说明一下后续内容的顺序(尽管我会尽量避免添加生硬的标题或者提示符来割裂内容,毕竟这只是闲暇时的阅读,并不是什么专题的讲稿):首先我会做一些额外的补充,算是官方活动以外的课外内容,和您分享产区风物;然后,逐字逐句地介绍这场活动本身;最后,当然,葡萄酒,罗列并探讨一下此次官方提供的十余款酒品的品鉴以及从中延伸的一些想法。这样既可以聊聊我很少提起的巴罗洛Barolo和巴巴列斯科Barbaresco葡萄酒(因为已经有很多这方面的讨论了),也让我有机会写写这些已经渐渐尘封的日常,唤起回忆,算是各有得着。那么,我们就先回到阿尔巴Alba镇,从那里说起。

秋月纪行:Vosca

知常曰明

开始在意大利的旅行之后,我经常有一种模糊却确切的感觉,仿佛有什么在牵引着我,去不断地、反复地探索这里的所见所闻。就像这个不相识的事物是我所缺少和迫切的一样,就像人们的举手投足、一言一笑里隐藏了巨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却是与我息息相关的。

还记得之前在酒吧里巧遇了酿酒师弗朗切斯科-沃什卡Francesco Vosca先生,他的葡萄酒饱满而特别,那时让我爱不释手,也就激动地和他约下了拜访的意向。回到酒店后,我立刻给他写信,询问具体的时间安排。之前本来打算拜访酒庄之余去Trieste特里亚斯特观光,如果取消掉,刚好有一天的机动时间可以利用。但是正赶上采收前后的农忙时节,临时到人家中拜访也恐怕增添麻烦。眼下别无他法,为了能再多了解一些沃什卡Vosca先生的葡萄酒,满足心中的热望,我也就只能硬着头皮询问试试。好在,很快就收到了沃什卡Vosca先生的儿子加布里埃尔Gabriele的邮件回复,时间确定,欢迎来访。

几天之后,再次坐上前往乌迪内Udine的火车,在布拉扎诺Brazzano下车步行,我们已是轻车熟路。如果这个地方听起来太不知名,也是合理的。这里最著名的生产商恐怕就只有里维欧-费卢伽Livio Felluga——如果您是意大利酒的爱好者,或者还听过。而沃什卡Vosca先生的家就在里维欧-费卢伽Livio Felluga酒庄身后的巷子中。

【秋月纪行】:酿酒师小镇科勒蒙斯Cormons(二)

“雨过天晴云破处”

酒过一巡。屋外的方砖几乎已经干透,酿酒师们也陆续离开酒吧,在这个繁忙的采收季里回到田间继续下午的工作。在伊莲娜Elena女士的建议下,我们在结束了白葡萄酒的品鉴后进入到红葡萄酒的部分,感受弗留利Friuli当地红葡萄品种的风采。依然没有吐酒桶,又是一轮,努力加餐饭。

8- Cantina Produttori Cormons, Friuli Isonzo DOC, Franconia, 2013
9- Bastiani Barbara, Il Neri, Vino Rosso (2011)
10- Cantina Produttori Cormons, Friuli Colli Orientali DOC, Schioppettino, 2014
11- Bastiani Barbara, Venezia Giulia IGT, Schioppettino, 2013
12- Cantina Produttori Cormons, Delle Venezie IGT, Pignolo, 2014

8- Cantina Produttori Cormons, Friuli Isonzo DOC, Franconia, 2013

弗兰科尼亚Franconia是Blaufrankisch蓝法兰克在意大利的名字,也是可能作为品种原产地的德国的一个区域的地理名称。考虑到意大利东北部曾经属于奥匈帝国的统治,那么今天流行在奥地利的蓝法兰克Blaufrankisch出现在这个边界区域,也就并不奇怪了。

笔记:樱桃、桉树叶和烤木头香气。干型,中高酸度,中高酒精。入口是浓郁的酸樱桃,收尾中是香草气息。

English Version
Cherry, eucalyptus and charred wood. Dry, m+ acidity, m+ alcohol. Pronounced sour cherries on the palate with vanilla in the finish.
9- Bastiani Barbara, Il Neri, Vino Rosso (2011)

【秋月纪行】:酿酒师小镇科勒蒙斯Cormons(一)

“和酿酒师们一起泡酒吧”

一上午,从戈里齐亚Gorizia到亚得里亚海边的急雨让原本前往海滨城市特里亚斯特Trieste观光的计划暂停,我们也只好随性起来,从戈里齐亚搭火车就近向北,到天气较好的科勒蒙斯Cormons去寻些特产。

十几公里的路程并没有用上多少时间。走下火车站,我们立刻被一个美貌的公用烟缸吸引。白色为主的烟箱上点缀明朗的天蓝色和海军灰, 再挂上着新鲜的雨水,竟也那么好看。

自从来到戈里齐亚Gorizia附近,我们已经越来越在这里安静而精致的生活气氛里自得其乐。即使只是经过一条地下过道和几个旧台阶,一幅替代了路标的剪影画也把生活的温馨、自然和些许趣味显现在了点滴中。

VINITALY系列报道:Timorasso专题,由2009至2016

从现在起的18个月里,如果挑选下一个意大利的白葡萄酒未来之星,我想这个品种会是迪莫拉索Timorasso。

在意大利,很多葡萄品种,尤其是那些传统而濒危的品种,能够在今天再次兴旺,经常是起源于一位或者是几位英雄人物的涌现。对于迪莫拉索Timorasso这种葡萄来说,这位守护者就是Walter Massa先生,现在他也是我们的英雄。一个来自葡萄酒家族的年轻一代,用几十年的时间保护了、并且再次向世界证明了一个面临濒危的传统葡萄品种的不可替代性,如今使得这个葡萄品种的原产区独具特色,富有活力。

历史

如今迪莫拉索Timorasso葡萄的种植区域主要是在皮埃蒙特Piemonte东南部的托勒多纳Tortona附近。这个被对应命名为克里-托勒托内赛Colli Tortonesi(即托勒多纳山丘)的产区覆盖了30个村的地域范围,普遍海拔在200-300米之间,土壤多为黏土、白垩和砂石混合土壤,有着上千年的葡萄种植文化。

迪莫拉索Timorasso在当地方言中也曾被称为Timuasso,如果有机会找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年份葡萄酒,还可以从酒标上印证这一点。在1885年关注意大利食用葡萄的统计报告中,迪莫拉索Timorasso和同区域的阔勒帖赛Cortese(用于著名的Gavi葡萄酒的酿造)被共同列在当时意大利种植最广泛的酿酒及食用葡萄品种的名单中。但经历了根瘤蚜入侵之后,到上世纪70年代初,迪莫拉索Timorasso的种植面积按统计只剩下20-30公顷,这种情况直至2000年都没有改变,在持续三十年的时间里徘徊在仅两倍于濒危(种植面积少于10公顷的)的标准上。

秋月纪行:Valentina Cubi

有机的葡萄轻语。

酒庄游是个浪漫的说法,因为事实大都要辛苦许多。天一亮就按行程奔往Fumane村,刚巧路过瓦坡里切拉Valpolicella的葡萄酒之路办公室,也站在了瓦坡里切拉经典产区Valpolicella Classico的中央位置。

因为来的太早,办公室还没有开门,于是就和这个大坐标合个影来留念。

下过一场雨的初秋天气极好,云远天高,蔚蓝夺目。沿途的葡萄藤都是Pergola的栽培方式,把枝叶果实架离地面,远离潮湿气。这样的处置最适合产区里最为主要的Corvina葡萄,壤土可以给容易缺水的Corvina提供大量的水分,茂密的叶幕有助于防止果实晒伤,而远离地面也提高了通风,降低了拥挤的果穗在多雨的时节里生病发霉的风险。

大概时节正好接近采收,红葡萄的果穗饱满喜人,颜色浓郁,连果梗也都挂上了红色,看上去有八九分像是Corvina

晚熟的白葡萄看起来还没有完全成熟,可能是某个类型的嘎乐嘎内嘎Garganega葡萄。这个品种非常古老,有记录的历史大约就有800年左右,是很多意大利葡萄品种的祖先,名字难念,也是很复杂的一个葡萄品种,大约有几十种不同的生物形态。现在,这个品种在Valpolicella地区并不常见,主要是被种植在Soave等地区,而其与许多其他品种野生杂交的子系品种则几乎遍布了从上阿迪杰Alto Adige到艾米莉亚罗马涅亚、Emilia-Romagna、托斯卡纳、普利亚Puglia、卡拉布里亚Calabria以至西西里的意大利全境。所以如果从对意大利葡萄品系的发展影响来看,可以说他是意大利葡萄酒世界中的核心品种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