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Vosca

知常曰明

开始在意大利的旅行之后,我经常有一种模糊却确切的感觉,仿佛有什么在牵引着我,去不断地、反复地探索这里的所见所闻。就像这个不相识的事物是我所缺少和迫切的一样,就像人们的举手投足、一言一笑里隐藏了巨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却是与我息息相关的。

还记得之前在酒吧里巧遇了酿酒师弗朗切斯科-沃什卡Francesco Vosca先生,他的葡萄酒饱满而特别,那时让我爱不释手,也就激动地和他约下了拜访的意向。回到酒店后,我立刻给他写信,询问具体的时间安排。之前本来打算拜访酒庄之余去Trieste特里亚斯特观光,如果取消掉,刚好有一天的机动时间可以利用。但是正赶上采收前后的农忙时节,临时到人家中拜访也恐怕增添麻烦。眼下别无他法,为了能再多了解一些沃什卡Vosca先生的葡萄酒,满足心中的热望,我也就只能硬着头皮询问试试。好在,很快就收到了沃什卡Vosca先生的儿子加布里埃尔Gabriele的邮件回复,时间确定,欢迎来访。

几天之后,再次坐上前往乌迪内Udine的火车,在布拉扎诺Brazzano下车步行,我们已是轻车熟路。如果这个地方听起来太不知名,也是合理的。这里最著名的生产商恐怕就只有里维欧-费卢伽Livio Felluga——如果您是意大利酒的爱好者,或者还听过。而沃什卡Vosca先生的家就在里维欧-费卢伽Livio Felluga酒庄身后的巷子中。

【葡丛记】弗留利葡萄酒品鉴,始于1648年的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

三十年战争,四百年传奇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地利国王费迪南德三世:

‘结束了,结束了,战争结束了。持续了三十年,从1618年到1648年。现在我们可以回家了。你,Locatello Locatelli洛卡泰洛-洛卡泰利,我忠实的仆从,以你在战争中的功绩,将获得Cormons科勒蒙斯地区最肥沃富饶的三百土地,Langoris兰格丽丝就是我赐予你土地的名字。’ ”

这段舞台剧的台词描写了在拉开近代史序幕的欧洲“三十年战争”结束时,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费迪南德三世于1648年在Friuli弗留利封赏Locatelli洛卡泰利男爵的场面,也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的开始。

当然,文学作品中的描写或许有时不尽准确,比如根据相关的历史研究,Locatelli洛卡泰利男爵实际受封赐的时间很可能是在1644年至1647年之间。但是文字的记载终究重要,给我们留下追寻历史的诸多讯息,比如其中的Langoris兰格丽丝是拉丁文俗语中“长地”的意思,后来也成为了酒庄名称“Angoris”安格丽丝的出处,而这些封赐的土地今天仍归属于酒庄所有。

就在前些天,我在Frantiska弗朗缇什卡的来信中收到了Tenuta di Angoris(以下简称“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2019年的年份回顾,并得知酒庄2017年份的Collio Bianco Riserva Giulio Locatelli吉乌里奥-洛卡泰利珍藏科里奥白葡萄混酿今年再次荣膺大红虾三杯奖。这已经是连续第三个年份了,我们为此高兴,也感到是情理之中。回想起几次一起品鉴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的葡萄酒,可以肯定的是从没有一次——甚至没有一支酒让人失望过。

之前Veneto威尼托大区的回顾已近告一段落,我们将继续展开Friuli弗留利区域的意大利葡萄酒故事,Angoris安格丽丝就是这里不可错过的酒庄之一。我们倒转时间,带您回到2018年的那次品鉴中,或许这就是一个了解Friuli弗留利葡萄酒和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的良好契机。

靠坐在沙发上,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的展厅外是巨大会场里来往不断的人流,嘈杂的人声多少被阻绝在了这安静的一隅之外。墙上喷绘着巨幅的Locatelli洛卡泰利家族成员以及他们庄园的照片,似乎让访客们对酒庄背后的身世快要有所察觉。这时,我们的好朋友Frantiska弗朗缇什卡从繁忙中抽身,稍微示意我和上一批客人们的接洽已近结束,很快就过来招呼我们。我们也因此难得地在同样繁忙的行程里得以休息上一会。

没过多久,Frantiska弗朗缇什卡快步走过来,打过招呼就直接坐在边上的位置,看着眼前手册上一排排各个子产区和不同品种的葡萄酒问我:

“想要尝尝哪支?”

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源于Friuli弗留利,准确地说,酒庄所拥有的Villa Locatelli洛卡泰利庄园位于Friuli Isonzo弗留利-易松佐法定产区内。由于Friuli弗留利在历史的不同时期中分别摄于神圣罗马帝罗、奥匈帝国、意大利和苏联的势力之下,庄园也随之在近四百年里经历了不断的动乱与战争,甚至还曾被征用为战地医院。几经占用、易主和归还之后,现在终于回到了Locatelli洛卡泰利家族成员的手中。今天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由Marta Locatelli玛塔-洛卡泰利女士领导,拥有600多公顷土地,各个葡萄园分布在Collio科里奥,Friuli Colli Orientali弗留利-科里-奥联塔利和Friuli Isonzo弗留利-易松佐三个重要的法定产区范围内,所产的系列葡萄酒覆盖全面,又带有每个子产区的特征,是大区内重要的生产商。

我想多了解一些就酒庄而言对开拓中国市场更有直接关系的葡萄酒,而Frantiska弗朗缇什卡则是希望我也能多考虑自己更感兴趣的内容看看。相互好意体谅之下,我们干脆把交集改成了并集,决定还是把主要的酒款都尽可能尝试一下。也对,难得的时间与其拿来讨论,倒不如直接多品鉴几款葡萄酒。我们由白葡萄酒开始,一边准备试酒,也等着她下一批客人来访。还好展会的时候准时准点赴约对谁恐怕都是再难不过,我们也就有了一起品鉴的时间。

【参与品鉴(文末抽奖)】20191221线下活动:“初识魅力马尔凯 ”

“这不是Marche马尔凯的全部,这只是一扇窗,窗外才是Marche马尔凯。”

序言

我喜欢马尔凯这个美丽的地方,从亚得里亚海到亚平宁山,从雪山黑土到卵石海滩,当地人会向游客介绍说Marche is Italy in one region,也就是,马尔凯是装进一个大区里的意大利。

当我想要打开瓶子为保有好奇心朋友们带来一场马尔凯环游庆典的时候,却伤了脑筋。马尔凯最著名的葡萄品种莫过于白葡萄Verdicchio维尔迪奇奥和红葡萄Montepulciano蒙特普齐亚诺,但是Verdicchio维尔迪奇奥不止是Verdicchio维尔迪奇奥,Montepulciano蒙特普齐亚诺不止是Montepulciano蒙特普齐亚诺,而马尔凯也远远不止属于这两个葡萄品种。

我试图把在马尔凯当地所见所闻的惊喜放进一张酒单里,在一个下午的时间里和大家分享这份喜悦,但是却始终难以把酒单压缩到通常的长度。最后我大胆地不再压缩酒单,任凭它生长到了14款葡萄酒之多,心情也随之舒朗起来。想来,我们在意大利的时候,最不缺少的就是品味时间的耐心吧,那或许就正该由一份超长的酒单来开打马尔凯。希望您也已经做好准备了。

品鉴酒单介绍

14款酒,7个主导葡萄品种,7个核心区域,涵盖了3个DOCG保证法定产区(虽然Matelica马泰利卡区域的Verdicchio维尔迪奇奥葡萄酒也有DOCG保证法定产区级别,但是因为我们选择不采用Riserva珍藏级别的酒款,所以没有计算在这个数量里),跨度10个年份,尽可能多的选择单品种葡萄酒。这样的一份酒单虽不完整,虽仍有很多局限,但或许可以看作是我们与Marche马尔凯的恍然邂逅,希望是惊鸿的一瞥。如果您已经对Marche马尔凯有了很多的了解,对这里有着很多亲切的回忆,也不妨让我们一起随着这些不同年份的葡萄酒,再次重温马尔凯。

【参与】导览第二部分——12月2日JamesSuckling意大利美酒巡展

发现意大利。

参展酒庄面面观-第二部分

上一篇导览中,我们对此次12月2日北京James Suckling意大利美酒巡展中的部分代表性酒庄进行了介绍,包括Piemonte皮埃蒙特、Trentino-Alto Adige特伦提诺-上阿迪杰、Veneto威尼托、Lazio拉齐奥 、Umbria翁布里亚和Marche马尔凯六个大区(文末附上链接,供一并参考)。

今天再针对参展酒庄较高可能性会带来本次巡展的酒款补充四个大区的信息,供大家了解参考。以下依次是Abruzzo阿布鲁佐,Sardegna撒丁岛,Sicilia西西里和参展酒庄数量最多的Toscana托斯卡纳大区的明星酒款介绍:

Abruzzo阿布鲁佐大区

10-Masciarelli, Villa Gemma, Montepulciano d’Abruzzo DOC:如果您问到一些稍有年纪的意大利酿酒师最喜欢喝什么品种的葡萄酒,那么其中大概会有不少人告诉您是Montepulciano蒙特普齐亚诺。我们在上次的上半部分介绍的收尾处恰好介绍的也是一款Montepulciano蒙特普齐亚诺,可见我们对这个葡萄品种也有着同样的偏爱与认同。丰满而刚强,不失复杂却热情奔放,或许也像极了这个山与海锻造出的古老文化的性格。这样的葡萄,一旦经过精心料理,就和意大利的美景、民风一样让人留恋。不需赘述,Villa Gemma维拉吉玛正是这样一支葡萄酒。或许她过于甜美,让人怀疑是否失之艳丽,但是稍加经年,待粉黛老去,震撼人心的依然是那未经岁月的美丽。

【参与(内有赠票)】12月2日JamesSuckling意大利美酒巡展-导览第一部分

11月15日早鸟票截止,参与宣传意大利葡萄酒并领取赠票

每年总有少数几个酒展活动,我会花很多精力来宣传,奔走相告。因为身为一个意大利葡萄酒爱好者,我同样知道有机会遍尝意大利各产区的精品葡萄酒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因此也怕身边的朋友意外错过。在北京的品鉴推广方面,JamesSuckling巡展和大红虾三杯奖巡展是做出了很大贡献的,当然,今天我们先说JamesSuckling巡展12月2日的北京场次活动。

今天这篇“非常规更新”里包括三个内容,第一是提醒大家及时购买折扣票,第二是关于此次酒展观展建议的前半部分(后续会更新其余部分),第三,我们会联合主办方给出一些赠票,欢迎大家积极转发赢取赠票,以下分别来说。

【第一】早鸟票截止提醒

本场次的业内人士票是88元(官方会审查资格),观众票是488元。但是特别最后强调一下,11月15日以前观众是可以购买早鸟票的,价格为288元,比观众票有200元的优惠。这是今天发布这个更新的主要原因,因为我身边的朋友也还有人在问我如何参加12月的这场活动,如果再晚问几天,那很可能到时早鸟票已经不再销售了。以现在票务方的信息,早鸟票的销售是截止到11月15日(原文是“11月15号前售完即止”)。因此,这里建议还没有购买门票的个人观众,在11月15日结束前,尽早购买早鸟票,避免之后只能买到价格更高的观众票。

秋月纪行:普罗塞克三部曲——顶级田Cartizze卡乐帝泽之Pdc

行于未来。

离开Bisol比索酒庄,已近中午。一面赶往Prosecco普罗塞克产区最核心的子产区Cartizze卡乐帝泽,一面想办法祭祀五脏庙。沿路几转,Via Cartizze卡乐帝泽道的路标出现在眼前,而路标下就恰好是一间餐厅,谁说是福无双至。天助我也。

推开餐厅的小门,里面一屋子齐坐在长桌前的客人们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们,仿佛看到了什么怪异的事物。和餐厅服务员询问,得知今天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就餐了,原由是附近区域的葡萄已经成熟,酒庄雇佣了大量的人手来手工采收,餐厅也一早就被预定下来为采收团队提供餐饮服务和招待。这个时节,倒是我们这么平白走进来这家当地人光顾的小餐馆更引起人家的疑惑,毕竟不记得今年村里雇佣过两个亚洲人来采收,况且眼下酒庄大多也并没什么时间接待游客。

既然已经知道自己的不得时宜,我们只好友好而遗憾地致意后便快步离开了饭馆,结果还是饿着肚子。也不是头一次了。在这片一眼望不到头的葡萄园里,凭我们两个外乡人再难找到第二家餐厅,我们也就认帐,闷头继续向田里走去。只有路边的路标和我们开着玩笑,骑车、骑马还是步行,都随您。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辆采收车从身后慢慢驶过,一车亮晶晶的Glera格莱拉葡萄就像在对我们笑,就像一车的金子和宝石正在对我们笑。这真是奇妙的幻觉。大概是因为格莱拉那美妙的光泽和颜色,让人不由得看着出神,转眼连饿都忘到一边了。

虽然Glera格莱拉葡萄们酿造的Prosecco普罗塞克起泡酒今天已经成了消费时尚中的一时潮流,但是说到Glera格莱拉葡萄本身,由于诸多相互关联、名称相似的葡萄品种、亚型的存在,却是一个审慎困难的学术问题。今天的故事里,我们化繁就简,也就按照官方命名的结果,暂时默认将Glera格莱拉葡萄的所指限制在Glera Tondo格莱拉-彤窦(圆格莱拉)这个葡萄品种上,当然,大概也是出于类似的原因,Glera Tondo格莱拉-彤窦今天的官方名称也已经被直接简化为Glera格莱拉,毕竟词汇的目的在于更好的沟通。身在Valdobbiadene瓦勒多比亚德涅,实际上我们更多的讨论的是Glera格莱拉这个官方品种中的Glera Balbi格莱拉-巴乐毕这个略微芳香而果穗稍松散的生物型,也多少解释了为何我们会有时将轻盈、花香这样的词汇和Glera格莱拉葡萄酿造的Prosecco普罗塞克葡萄酒联系在一起。至于Glera Lungo格莱拉-隆勾、Serprina塞勒普利娜或者是Glera Cosmo格莱拉-蔻丝牟这些名称和故事,就暂时放在一边,留在未来的某一天再讨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