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Vosca

知常曰明

开始在意大利的旅行之后,我经常有一种模糊却确切的感觉,仿佛有什么在牵引着我,去不断地、反复地探索这里的所见所闻。就像这个不相识的事物是我所缺少和迫切的一样,就像人们的举手投足、一言一笑里隐藏了巨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却是与我息息相关的。

还记得之前在酒吧里巧遇了酿酒师弗朗切斯科-沃什卡Francesco Vosca先生,他的葡萄酒饱满而特别,那时让我爱不释手,也就激动地和他约下了拜访的意向。回到酒店后,我立刻给他写信,询问具体的时间安排。之前本来打算拜访酒庄之余去Trieste特里亚斯特观光,如果取消掉,刚好有一天的机动时间可以利用。但是正赶上采收前后的农忙时节,临时到人家中拜访也恐怕增添麻烦。眼下别无他法,为了能再多了解一些沃什卡Vosca先生的葡萄酒,满足心中的热望,我也就只能硬着头皮询问试试。好在,很快就收到了沃什卡Vosca先生的儿子加布里埃尔Gabriele的邮件回复,时间确定,欢迎来访。

几天之后,再次坐上前往乌迪内Udine的火车,在布拉扎诺Brazzano下车步行,我们已是轻车熟路。如果这个地方听起来太不知名,也是合理的。这里最著名的生产商恐怕就只有里维欧-费卢伽Livio Felluga——如果您是意大利酒的爱好者,或者还听过。而沃什卡Vosca先生的家就在里维欧-费卢伽Livio Felluga酒庄身后的巷子中。

您或许去过很多酒庄,见过宏伟的建筑,被漫山的美景和绝壁下奔腾的流水激励过,为那些美轮美奂的酒庄设计以及比肩现代艺术的酿酒装置设计所惊艳。而当我绕过沃什卡Vosca先生家那两只——其中一只长着黢黑的长毛,身材健硕,叫声凶猛,恐怕要有两米的身长——护卫犬——弗留利Friuli地区地广人稀,很多人家里都养这样体型庞大的护卫犬,惊魂未定下看到的小院,竟像是爱丽丝的仙境。树枝上吊挂着各式的真花和塑料花串,一排旧时的压榨机在院里长出茂盛的花、叶子和葡萄藤,新采的葡萄像白天的彩灯一样一串串装点在树枝和藤架上。还有那些没来由的枯枝和棕榈,让人就要恍惚了季节。水泥地面整洁,天空蔚蓝,放眼望去,植物们生机勃勃。雪松下的窝棚里,托盘架和新玻璃瓶避开风吹日晒。紧贴着的旧铸铁发酵罐现在用来收集雨水,或者正门梁下,酿酒师们用来存放酒样的玻璃樽上所遮盖的老旧藤编已经变成一个全新的灯罩。这里新与旧,真与假,通常的物件与幻想中的美互换位置,彼此交叠,似乎打破了世上的观念,却又只是为了本本分分地照料此地主人一家的日常生活。没有哗众取宠、天马行空,没有一鸣惊人,交错的寻常点滴里,展现出主人家对生活乐在其中的回应和不因岁月而衰弱的热情。我是来喝酒的,却平白看了活生生的艺术。

沃什卡Vosca先生还记得我喜欢他家2014年的弗留拉诺Friulano葡萄酒,于是就把2015年的新年份也打开让我尝,一边和我解释2014年是个多雨的季节,和大多数的年份不太一样,2015年则是个更典型的年份。尝过这支,沃什卡Vosca先生又让我尝尝他的玛勒瓦西亚Malvasia白葡萄酒,还有灰品诺Pinot Grigio以及莎当妮Chardonnay葡萄酒,边说话的功夫就开了三四瓶酒出去,而且大爷一边开还一边说自己其实种了好多别的葡萄。看到大爷的架势,我惶恐起来,本来只是想大致了解一下大爷的葡萄酒,但绝没想让他如此破费。或许这对去拜访过大酒庄的您来说会觉得心安理得,只是几瓶葡萄酒而已;但是只要你去过他家前厂后屋的小院子,恐怕就难以这么平静了——任谁也知道这不是什么财大气粗的大户人家。照他的性子这么一口气开下去,不知道要开多少瓶。我连忙拦住大爷,告诉他我很喜欢他的弗留拉诺Friulano,想和他多问一点。虽然去过一些酒庄,这一刻大概却是最让我惊魂未定的经历。

我们终于坐下来,聊聊他的弗留拉诺Friulano。他提议让我尝尝2016新年份的新酒——我们初见那天大概刚刚采收完——现在正在罐里发酵。我还紧张着眼前打开的这一片酒瓶,不好意思给大爷添更多的麻烦,也多少不想打搅发酵中的葡萄酒,连忙和大爷说没关系、以后再尝。沃什卡Vosca先生说,弗留拉诺Friulano葡萄酒要大致陈年4-5年才开始是比较好的时间,新酒会太过年轻,2015年就还很年轻。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天赋异禀的2014年。我和大爷问起,像2015年这样的新酒现在更多是清凛香气,结构上比较紧实封闭,不同于2014年的复杂和开放,陈年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发展和潜力呢?

这里不得不提的是,我的意大利语和大爷的英语一样不堪重用。我们已经沟通的内容对我们两个人来说都实属不易。眼看没法说清楚,大爷挥手把儿子加布里埃尔Gabriele叫了过来,和加布里埃尔Gabriele说了几句。就见他转头走了,而并没有过来帮我们做翻译。我心里又凉了半截。果然,不过一会,加布里埃尔Gabriele手里拿着一瓶酒回到我们桌前,而我们眼前的这位大叔,弗朗切斯科-沃什卡Francesco Vosca先生则拿起酒刀来二话不说打开了这瓶酒。等我反应过来,这瓶酒的酒标已经转向了我,上面赫然写着,Vosca,Tocai Friulano,Collio DOC,1999。我感到一阵耳鸣,真想为自己愚蠢的问题揍自己一顿。

酒液从瓶身倒入杯子里,这杯颜色已经微微泛金的葡萄酒爆发出惊人的黄油和酵母香气,酸度依然鲜活,收尾中则充满了矿物感。沃什卡Vosca先生不疾不徐地说,2015年份和这瓶酒年轻的时候很像。我们一边小心地品味,也向沃什卡Vosca先生真诚地表示感谢,因为我知道品尝这样一支葡萄酒的机会着实不易。如今立法已经更改,在瓶身上再也看不到Tocai Friulano的字样了,这支葡萄酒已成历史中的遗珠。事实上,这支酒浓郁的程度,如果比较,我大概只能想到一些极好的桑娇维塞Sangiovese或者蒙特普齐亚诺Montepulciano葡萄酒:仅此一个方面就已经是出类拔萃的了。以至于多年之后,我有幸担任意大利葡萄酒比赛的评委时,对一支被分配到的弗留拉诺Friulano葡萄酒没有给出较高的分数,向同组其他裁判解释时,也只能说,自己印象里有表现得更好的弗留拉诺Friulano葡萄酒。

大爷看我尝了些酒,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回屋里去,不一会就端出一盘自己现切的火腿,然后颇有热忱的告诉我这是村里的火腿,也是相当好的。并不是吹嘘,那恐怕是我目前吃过的火腿里最合意的,清淡而醇香,这恐怕只有当地现吃才能有这样精准的成熟度和平衡的口感吧。看我喜欢,大爷又兴致勃勃地转身进屋,转眼添上了一种新肉,告诉我说:再尝尝这个前腿,刚才的是后腿。。。你吃葡萄吗?沃什卡Vosca先生又笑盈盈、带点神秘地拿出一整串鲜食葡萄给我们——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就是莫斯卡托Moscato葡萄,直接吃也很好吃的。。。大爷的太太也跟着屋前屋后地忙。我就这么坐在人家的院子里,喝着酒,吃起肉和水果,感到坐立不安,甚至不知所措。大爷看着我不好意思的样子,倒是一个劲的安抚我们:很平常,很平常。

我们满怀谢意地和沃什卡Vosca先生一家道别,心里想着应该买一些酒来表示敬意,顺便就问了可不可能买2014年和1999年,还暗自以为,买贵一点的老年份可以多少补偿大爷付出的辛苦。沃什卡Vosca先生顿了一顿,一脸遗憾地告诉我,这个1999年早就不卖了,这是他自己的私藏,为了留下来看这个年份的发展,他也只有十瓶而已。听到这里,我犹如五雷轰顶,我们刚刚喝的就是这十瓶之中的一瓶。。。看着我的反应,他又解释到,这很平常,你来到我家,想了解这个葡萄酒的潜力,这是最容易说明白的办法了。

沃什卡Vosca先生接着说:我知道你喜欢2014年,那我就送一瓶2014年给你吧——2014年也剩下不多了。我几乎激动地和大爷说,我们应该给您一些钱吧,您这么招待我们,我不能再白拿您的东西了。这时候沃什卡Vosca先生看着我,安静而温和,不经意地说:你是一个游客,来到这里可能是你一生一次的事情,但是我是种葡萄酿酒的人,我们每天在这里,这些对我们来说,是每天都发生的,这很平常,这很平常。你喜欢我的酒,我很开心,你拿上吧。

眼泪就从我的眼睛里流出来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酒庄里哭。沃什卡Vosca先生又让儿子包上一把酒刀给我们,怕我们没带酒刀。我和他说,我们不会在意大利喝这支酒的,我们会把这瓶酒带回中国,和更多的朋友一起分享,让他们也有机会尝到这支酒。我们和沃什卡Vosca先生合影,希望把这个瞬间永远记录下来。以后的日子里,这个瞬间会改变我的人生道路。那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现在,我只是一名走进了当地人生活里的观光客。

我们就这样被送出门,赶上隔壁的邻居也来串门,沃什卡Vosca先生开心地说,不用担心,那些酒待会就都和邻居喝了,今天是圣弗朗切斯科日,他就叫弗朗切斯科Francesco,是他的节日。

把自己所有的给与他人,在自己的村里日复一日地工作,和家人在一起朴实而热忱地生活,这些在他看来,都很平常。我们在多洛米蒂山区时,那里开车搭我们下山去火车站的人也觉得很平常。人活着,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姿态?能占有多少?能给与多少?幸福又是什么?

我渐渐地意识到了自己反复在意大利寻找的东西,不是自然、美酒、辉煌的文化和艺术,而是这里的山坡上,人们心中可见的友善与良知。这些坚硬的、纯粹的品质,每当与我在城市中日渐加深的锈蚀或者是与生俱来的陈迹撞击、碰撞时,都会敲下碎屑,让已经板结的心灵有所松动。这才让我感触到一种真正纯粹的,一种可以为之生而不以为耻的坦然。

知常曰明。我顺着这条道路探索下去,探索他们的人生和自己的人生,从中学习,以走近自己的常,与明。【完】

后记:很多人在国内恐怕无缘了解这个酒庄,大概因为沃什卡Vosca先生自1990年开始独立酿酒,后来在十几年前就不再参加各种比赛。现在,早年得到的荣誉成为了角落里的日常装饰,来的不比一束花更显眼。酒庄的规模依然不大,即使在意大利,也只在部分酒吧分销,比如较知名的Signor Vino或者是产区酒吧Enoteca di Cormons;对应的,也只有少数葡萄酒记者提到过这个酒庄。如果您有朝一日前往科勒蒙斯Cormons,一定记得去小镇的酒吧Enoteca di Cormons尝试下新年份或以往年份的沃什卡Vosca葡萄酒。如果运气好,或许也会遇到弗朗切斯科-沃什卡Francesco Vosco先生本人也说不定。

本文图片全部由Lulu和Freddo拍摄并拥有版权。秋月纪行:Vosca是发布于VinoFreddo.online的文章,不允许被复制于其他站点。秋月纪行:Vosca is a post from: VinoFreddo.online, which is not allowed to be copied on other sites.

感谢阅读,下次再见。

参考资料

*《Italy’s Native Wine Grape Terriors》, By Ian D’Agat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