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一封来自山脚的留言:内比奥罗Nebbiolo品鉴报道

如果分隔不能让我们远离。

这个夏天,我没有坐上火车,没有在秋末看着窗外的牧草被卷成草垛。这是特殊的的一年,对我们每个人都一样,无论身处何方。起初,我觉得可以完全理性地经历这场风波,但是随着对彼岸朋友们担忧的渐渐褪去以及对事态发展的无奈成为日常,我们开始偶尔谈论起以前在意大利旅行途中所遇的如意和不如意,渐渐地,多少生出一种像是思乡的情绪:想念我们的朋友、自己在路上的旅程,却又不想轻易说出口。

前几天,我得到了皮埃蒙特Piemonte大区的保护协会的邀请,参加一次位于北京的关于葡萄酒和食品的发布活动。尽管活动的宣传资料上只印着一个产区协会标志的酒瓶(如果真是这样的酒标,恐怕不意味着什么好酒;幸好事后证明这个标志只是活动推广用途的设计,酒单并非如此单薄,具体我们后面介绍),而且也知道是包括了农产品在内的介绍,我也立刻确定了邀请并且感谢主办方的好意——这好像是及时雨让农民的焦虑和期盼得到偿还,也像久别中的一通越洋电话,让我片刻心安。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里,原来习以为常的见面拜访换成了书信里的问候,按图索骥的产区旅行只剩下地图和行程。我们都需要面对面。如果这一年里,通信技术让我们发现了全新的沟通可能,那么,对我而言,也发现了传统的、最落后的交往方式是多么慰藉心灵。

所以我感谢这次的活动,也希望在这个时间(时值中意建交50周年)参与其中,帮助做出一些贡献,无论是葡萄酒还是食物,介绍一点什么都可以,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鉴于这是一篇篇幅略长的文章,我想应该在开始处说明一下后续内容的顺序(尽管我会尽量避免添加生硬的标题或者提示符来割裂内容,毕竟这只是闲暇时的阅读,并不是什么专题的讲稿):首先我会做一些额外的补充,算是官方活动以外的课外内容,和您分享产区风物;然后,逐字逐句地介绍这场活动本身;最后,当然,葡萄酒,罗列并探讨一下此次官方提供的十余款酒品的品鉴以及从中延伸的一些想法。这样既可以聊聊我很少提起的巴罗洛Barolo和巴巴列斯科Barbaresco葡萄酒(因为已经有很多这方面的讨论了),也让我有机会写写这些已经渐渐尘封的日常,唤起回忆,算是各有得着。那么,我们就先回到阿尔巴Alba镇,从那里说起。

VINITALY系列报道:Timorasso专题,由2009至2016

从现在起的18个月里,如果挑选下一个意大利的白葡萄酒未来之星,我想这个品种会是迪莫拉索Timorasso。

在意大利,很多葡萄品种,尤其是那些传统而濒危的品种,能够在今天再次兴旺,经常是起源于一位或者是几位英雄人物的涌现。对于迪莫拉索Timorasso这种葡萄来说,这位守护者就是Walter Massa先生,现在他也是我们的英雄。一个来自葡萄酒家族的年轻一代,用几十年的时间保护了、并且再次向世界证明了一个面临濒危的传统葡萄品种的不可替代性,如今使得这个葡萄品种的原产区独具特色,富有活力。

历史

如今迪莫拉索Timorasso葡萄的种植区域主要是在皮埃蒙特Piemonte东南部的托勒多纳Tortona附近。这个被对应命名为克里-托勒托内赛Colli Tortonesi(即托勒多纳山丘)的产区覆盖了30个村的地域范围,普遍海拔在200-300米之间,土壤多为黏土、白垩和砂石混合土壤,有着上千年的葡萄种植文化。

迪莫拉索Timorasso在当地方言中也曾被称为Timuasso,如果有机会找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年份葡萄酒,还可以从酒标上印证这一点。在1885年关注意大利食用葡萄的统计报告中,迪莫拉索Timorasso和同区域的阔勒帖赛Cortese(用于著名的Gavi葡萄酒的酿造)被共同列在当时意大利种植最广泛的酿酒及食用葡萄品种的名单中。但经历了根瘤蚜入侵之后,到上世纪70年代初,迪莫拉索Timorasso的种植面积按统计只剩下20-30公顷,这种情况直至2000年都没有改变,在持续三十年的时间里徘徊在仅两倍于濒危(种植面积少于10公顷的)的标准上。

Vinitaly系列报道:一个白葡萄酒的时代(三)

此次品鉴的葡萄酒包括一些目前具有代表性的意大利白葡萄酒产区过去20年间出品的高品质白葡萄酒:
1- Pieropan, Soave Classico DOC, “La Rocca”, 2006
2- Fattoria San Lorenzo, Verdicchio dei Castelli di Jesi Classico Riserva DOC, Vigna delle Oche, 2007
3- Cesconi, Dolomiti Nosiola IGT, 2003
4- Nals-Margreid, Alto Adige Pinot Bianco DOC, Sirmian, 2012
5- Vigneti Massa, Colli Tortonesi Timorasso DOC, “Sterpi”, 2007
6- Emidio Pepe, Trebbiano D’Abruzzo DOC, 2007
7- Ferlat, Friuli Isonzo Friulano DOC, 2010
8- Edi Keber, Collio Bianco DOC, 1999
9- Marisa Cuomo, Costa d’Amalfi DOC, “Fiorduva”, 2009

左起:Kristian Keber,Roberto Cesconi,Henry Davar,Walter Massa

酒之六:Emidio Pepe, Trebbiano D’Abruzzo DOC, 2007

特雷比亚诺-阿布鲁瑟瑟Trebbiano Abruzzese葡萄常年以来被和其他的某一种或某几种其他葡萄混淆在一起,比如特雷比亚诺-托斯卡诺Trebbiano Toscano,波比诺-比昂科Bombino Bianco或者是帕塞丽娜Passerina,甚至法定命名为特雷比亚诺-阿布鲁瑟瑟Trebbiano d’Abruzzo的葡萄酒至今仍因为历史原因允许使用Trebbiano Toscano和Bombino Bianco等葡萄来进行酿造。这些误会经常造成葡萄园中不适当的栽培方式、在错误的时间被采收,并酿造出品质欠佳的葡萄酒。1925年前后至今,甚至早在1906年,很多区分这些名字相似的Trebbiano葡萄的努力就在进行中,如今已经列明了十几种不同的特雷比亚诺Trebbiano葡萄。

秋月纪行:Sartori di Verona

​​庭院里的葡萄园,行于未来

从相遇到相识;从葡萄酒学校里的一堂课,到造访酒庄的约定;从老城堡博物馆里的雕像到几百年后的一个印上几十上百万瓶葡萄酒的标识,从北京,到维罗纳。此刻的早上,我们已经站在地处Negrar ValleySartori庄园门口,因缘际会,雀跃不已。

在大门口做过登记,亲爱的Juliette来接我们,和Carmen女士一起为我们担任导览。

初入庄园,来自亚热带的棕榈和东方的竹林辟开墙外的喧闹,沿路势围合一条曲径,把来访者迎进百步之外的老建筑前。这里,三十米高的古松树依山势漫布,让人感到如置身老林中。庄园是始建于17世纪的夏季别墅,由Sartori家族四代前的Pietro先生于1898年购入。如果不是主楼旁边的酒厂设施正在确实地运转,可能只会有偶尔受邀来访的客人为这格调静逸的私人山庄而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