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Speri

​​寻找Luca

我与Valpolicella的关系都开始于Amarone,这种好感贯穿至今。去年年初适逢名家Speri的青年一代Luca来访,以不可错过的决心准备一见,讨教究竟。结果,一年中唯一的一次生病就让这场见面无限期的延后了。所以在确定秋天走访Valpolicella时,早早约下这次拜访。偶遇不如相请,有缘千里来相会。

下午的天空逐渐晴朗,采收葡萄的卡车往返于各个葡萄园与酿酒厂之间,而Speri正是其中一个。

在满是酒庄的村子里寻找其中一个酒庄也是要花上一点力气。而每次找酒庄无所适从时总向高处走,却是屡试不爽。再上几个陡坡,就到了。

找到这个标志,身后已经是Speri家的庭院。

走进主建筑的大门,下午阳光正好。

左右手两边挑高两层的墙上挂满了1996年至今获得的各项荣誉,显示了意大利葡萄酒评价机构的变迁,也展示着过去20年里Speri日积月累而成的影响力。

Speri的展厅宽敞明亮,井然有序。其实这里不仅仅是展厅,陈酿、物流和办公区域也都集成在这座建筑里。我们到达时Laura Speri女士已经如约在等待我们,讲解就从这里开始。

说到Amarone,一切源于历史。上世纪七十年代,Amarone仍是Recioto的一个特殊版本,最为叛逆不羁的年轻人们在他们的Recioto上大胆的写上了醒目的Amarone,然后描上浅细的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以彰显与众不同。渐进到80年代,随着这浑厚的风干之酒声名鹊起,Amarone获得了自己的命名:Recioto的字样也就从这粗壮的瓶身上消失了,Valpolicella成为了Amarone的后缀,鲜红的Amarone字样则开启了属于自己的篇章,成为了Verona最耀眼的新星。这是那个风起云涌的八十年代,创新和独立精神无处不在。

Valpolicella东边的Doc产区是在上世纪60年代才开始发展的,而Speri家的田地则更集中于Valpolicella Classico地区,至今大概累计60公顷土地。经过过去四年的努力,Speri的全部田地正在向有机耕种方式转变,自2015以后的年份起就可以正式获得认证。对于热爱土地的人,以更尊重自然的,也是祖辈原本的方式去对待土地,应当是科技狂热退去之后返璞归真的信念归宿。这些土地中就包括Speri拥有的多个单一田,如La Roggia, La RoverinaLa Fontana和名声在外的Sant’Urbano

Vigento La Roggia海拔140米,以石灰质土壤为主,表层土下50-60米处有一层砾石土壤结构,帮助排水。

Vigneto La Roverina海拔125米,由冲击土构成,肥沃而富含矿物盐,有砾石。印象里当地将这种白色石块称为Marone

Vigneto Sant’Urbano,海拔280-350米,源于火山的钙质粘土能保持湿度,避免过分干燥,同时利用极好的朝向获取日照。

Speri的酒窖里陈年着各个规格的橡木桶组成的阵列。

来自1895年的橡木桶已经成为了家族记忆的一部分。

在酒窖挑高的的大空间里,BarriqueTonneaux以及斯洛文尼亚木桶放在一起,看起来非常袖珍。

5000升的Garbellollo制的斯洛文尼亚桶在很多著名酒庄都可以看到。

在酒窖里完成陈年的成酒,在装瓶车间里装瓶暂存,接到订单后再贴上不同的酒标,运往超过50个国家。也许不远的一天,就会有中国区域专属的Speri酒标。

Magnum的大瓶子因为不能装进流水线,所以都是逐一手工打上瓶封,但在车间里Magnum看起来就像普通瓶的大小。

回到大厅的品鉴区,我们开始逐一品尝酒款。

  • 2015年的Valpolicella:糖果化的果香,少许的香水气以及烘焙麦子的香气。高酸,干型,中低单宁,中低酒体,中上的酒精,轻而中等偏短的余味,温度升高后表现出更多的植物味。这款酒在三月份装瓶,和Speri家的其他葡萄酒一样,配比中仍使用了一些采收较早的Molinara,而很多酒庄现在已经在逐渐放弃这个传统品种。
  • 2014年的Ripasso:中高酸度,中下酒体,中等酒精,微甜,叶子味和矿物感收结。2014年几乎每天都在下雨,最终Speri家放弃了在这个年度里装瓶Amarone,因为酿造越多的Amarone就会从Valpolicella中拿走越多优质的葡萄。三月完成发酵的Valpolicella葡萄酒被添加到发酵风干葡萄酒后剩余的还在发酵的皮渣中经历二次发酵。这样的第二次的发酵和打循环,就形成了Ripasso
  • 2013Sant’Urbano Appassimento:精致的树叶和甘草气,中高酸度,中等干燥的单宁,中等酒精度,干型,中高酒体。收尾像摩卡咖啡,余味中是树叶味,酸樱桃和黑茶。来自Monte Sant’Urbano 的优质葡萄在风干近一个月后去梗、压榨、发酵,再在法国Tonneaux中熟化两年。很有趣。
  • 2012Amarone:中度偏弱的成熟红樱桃气味,以及少许酒精感。中高酸度,中高沙质感单宁,干型,中等酒体,果味。柏树和樱桃在余味中。同样来自Monte Sant’Urbano的最精选的葡萄在风干100天后经历35天的发酵,两年法国Tonneaux一年半斯拉夫尼亚大桶陈酿。长长的一组工艺过程,有一天会熟化成我们熟悉的面貌。
  • Recioto,粗心地没有看到年份:木味和香料味,入口转化为太妃糖,杏干和树叶香气,中等酸度,半干,酒精带来的微热感,中等酒体,中长但精细的回味。来自La Roggia单一田,风干110天,法国小橡木桶陈年2年。原来我们之前在酒窖里看到的法国小橡木桶里盛放的就是正在陈年的ReciotoLaura提到,其实今天尝到的有些酒刚刚装瓶,还没有稳定下来,一般情况是不应该拿来品鉴的。从感官上来看,这些酒的酸度确实非常犀利,让整个酒体显得较为轻盈,比如,Recioto的实际残糖是110g/L,但是糖和酸的平衡缺使得彼此看来并不显著。对我而言这是非常宝贵的学习机会。

相比其他生产商,Speri的产品线显得十分有限,Laura为我们说明了原由:Speri只有唯一的一款Amarone。没有好的Amarone,没有差一些的Amarone。对这个历经七代的葡萄酒家庭里,历经了Amarone运动的几代人,Amarone就是他们能酿造的最好的葡萄酒。所以如我们所见的2014年,当条件不具备时,Speri家族宁可放弃以Amarone的名义装瓶,而降级为Classico Superiore

拜访近至尾声,和Laura又提到之前错过的那次见面。这时Laura走进透明隔壁玻璃幕墙里的办公室和人打招呼,而出来的人正是Luca。开心地和Luca说明来意后,我们邀请辛苦了小半天的Laura和我们一起合影。刚站好位置,一瓶巨大的,请允许我这么说,2012AmaroneLuca一把塞进到我的手里。拿着这个沉甸甸的酒瓶,就像捧起了欧洲冠军杯的心情,这是多少升的Speri啊。笑容再也无法收敛了。

Luca,我终于找到你了,等待已久的见面!我笑的太开心了,这就是笑弯腰了吧。那么,下次再会吧!

本文图片全部由Lulu和Freddo拍摄并拥有版权。秋月纪行:Speri是发布于VinoFreddo.online的文章,不允许被复制于其他站点。秋月纪行:Speri is a post from: VinoFreddo.online which is not allowed to be copied on other sites.

后记:感谢Laura女士给与我们的接待以及在本文内容上的宝贵反馈意见。很高兴我们在2018年初又与Luca再见了,期待下次造访Speri。

《您可以通过分享本文、订阅、提交评论等方式来参与和支持我们的成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