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Allegrini

有风吹过,从Garda湖来。

经过朋友们的协调帮助,Allegrini酒庄的拜访终于成行。与其说是参观酒庄,更根本的目的倒是去参观名田La Poja。于是,一早如约赶往Fumane。沿小路盘旋,地势渐升,在经过了一条长长的石墙后,Villa della Torre的大门出现在眼前,红铜色的小标志就是Allegrini家的标志。

走过正门前的一小片葡萄园到达主建筑的入口。

由于搭我们去田里的车还没有到,索性在庭院里多呆一会,欣赏早上微妙变化的阳光。一扎长的松针带着螺旋状的纹理,变黄后一根一根从树顶落入草坪,掉在椅子下面。随手捡来就像小孩用的发簪,十分精美。

休息区上定制的长桌,居然是仿官窑工艺的整张陶瓷桌,釉色青灰,开片自然,不知是产自中国哪个地区。

正在闲玩,我们的导览告诉我们,车来了,可以出发了。原来是在等一台四驱车,怪不得。

Elisa开车载我们向La Glora和La Poja的所在地Sant’Ambrogio村前进。La Poja是一块我曾经听闻的田地,非常希望去参观。根据之前路过村合作社时看过的地图,我知道大致是正在向西行驶。Elisa介绍说,我们所在的Valpolicella Classico区域是由五个村子构成,Fumane位于五个村子的正中央,另外四个村子分别是Negrar,Marano,Sant’Ambrogio和San Pietro di Cariano。

停好车,我们一行开始向山上走。初经过一些田地时,Elisa告诉我们这些是别人家的田,他们的田还在上面。可以看到葡萄已经开始转色,接近收获。上山路上,Elisa介绍,在Vapolicella主要种植的是五种葡萄,Corvina,Corvinone,Rodinella,Molinara和Oseleta。其中Corvinone曾经被认为是Corvina葡萄中的一种变异品种或者生物型,果实略大一些,而事实上新的研究指出Corvinone和Valpolicella地区的几乎所有其他品种都没有亲缘关系,是个独立的品种。其实葡萄品种从外观上并不是那么好分辨,即使果穗外观相似的品种也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很多的时候还要看叶子。当然,严格上来说,这也远远不足够。

话说之间,我们已经走到了La Glora田边。左手还是别人家的田,采用传统的Pergola架型;右手则是La Glora采用的是Guyot和Cordon两种方式。Elisa为我们介绍,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传统的Pergola方式的产量比新式的架型高很多,当年Giovanni先生为了提高质量将原有的种植方式转变为了低产量的Guyot和Cordon方式、应用绿色采收控制产量,在那时的Valpolicella是先锋之举。

仔细来看,La Glora的田地里明显多了些白色的钙质石块,和之前看到的壤土为主土地有所区别。

在田间,我们遇到了几束粒小色黑、颗颗分明的果实,看起来坚实而紧凑。这是Oseleta。这个品种在Valpolicella很多酒款中以很小的比例起到重要的作用,提供颜色和骨架坚实的单宁,让混酿后的成酒更有质感。在目前出品的La Glora中即是90%的Corvina加上10%的Oseleta。顺便提到,La Glora在Giovanni先生的年代,甚至还曾经有部分Syrah作为混酿的构成,而今天的种植密度下,果味更加浓郁,已经不再混入Syrah了。

在La Glora田间的道路南侧,零散生长着一些橄榄树。得益于Garda湖的存在,这里虽然身处内陆,却有着类似地中海式的气候特征,冬季也不过分寒冷,这些橄榄树就是很好的说明。这片多石的山地葡萄田曾经在追求产量的年代被遗弃,在Giovanni先生重新买入后才恢复种植。在坡地的某些断层处,我们甚至可以直接看到几米厚的白色钙质土。

在La Glora西边几米外的另一块田头,一簇颜色鲜艳的果实出现在我们面前。这是Molinara,近年来已经在逐渐失去种植面积,大致原因是因为葡萄的颜色和味道都偏浅淡,不容易酿出深色味浓的酒,不如其他葡萄的容易被人喜欢。但此刻在阳光下,却是这么的活泼,晶莹剔透,透出一股收获的欢快。

绕过土坡继续向上。走上坡地的一瞬间,眼前突然变成了一片白石滩地,刚刚还裸露在外的壤土突然几乎看不到踪影,更像是白砂铺地的庭院。只隔了短短的几十米却是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颇为震撼。这时我们正处在刚才看到的钙质白色坡地的上方,这就是名田La Poja。

石灰质碎石土壤上,零星长着一点杂草,裸露在外的白色钙质石块将雨水渗入地下。前天的阴雨经过了昨天一个艳阳天后,已经在田里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白色的石块也把阳光再次反射到葡萄上,在凉风的协助下帮助葡萄缓慢而完美地成熟。这块细小的田仅种植着Corvina,每年产出一万两千瓶纯粹的单一品种葡萄酒La Poja。看葡萄变色的情况,以为再有一两周到可能也要开始采收了,其实要到十月底才做采收,以获得可以和Amarone媲美的浓缩度。由于这里苛刻的生存条件,而且得益于La Poja是IGT不受Doc等级制度的限制,酒庄额外搭上了滴灌系统,以便在极端的天气情况下给葡萄藤补充水分,以应对灾害性的干旱天气。山谷里矗立着巨大的白色风车说明这里多风的气候条件,而西北部的群山则在冬天里保护葡萄园不受冷风伤害。过去那个时代Giovanni先生或许是在别人的不解中买下这块天赋异禀的田地,又悉心栽培成为如今的单一田,现在我们只想等Corvina把根扎得更深,再过几十年,如果还走得动,再来这里尝尝那时的La Poja,一定令人赞叹不已,感动不已。

La Poja是整个Valpolicella Classico最西边一线的几块田之一。走到田地的尽头,山谷对面大约海拔三、四百米的坡地上也是一片细密的葡萄田。如果没记错,应该属于Zenato。

转而下山,折返Fumane。延来时的山坡返回时,Elisa招呼我们向西望去。一股清爽的凉风迎面拂来,极目远望,直接看到了Garda湖和从陆岸伸入其中的Sirmione半岛。我曾经读到过“garda湖潮湿的空气由山谷的开口处吹进Valpolicella山谷”的叙述,没想到就在这样一个好天气里,一句话具象成了眼前生动的的现实。有凉风从Garda湖吹来,变成了这么平实的记录。

驱车来到陈酿车间。在这里,除了Soave和Valpolicella Classico,其他的酒款都会使用橡木桶进行陈酿。首先采用法国小橡木桶,之后转入楼下的斯洛文尼亚大橡木桶。Allegrini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采用来自法国中度烘焙的Boutes橡木桶,意在酿造平衡而果味纯净的成酒:La Glora和Palazzo della Torre采用二次使用的Barrique陈酿十五个月,La Poja和Amarone使用全新的Barrique陈酿十八到二十个月,之后,转入到容积为八千五百升的椭圆形曲面的大斯洛文尼亚橡木桶中继续成熟。

楼梯转角展示着一支15升装的1990年份的腊封La Poja,赫然标注着Vino da Tavola,想到现在应是如何的美味,不由得让人心花怒放。

这个藏酿用的建筑离Villa della Torre并不远,其实最初是用作家庭居住购买的。现在这里依然陈年着家族成员自己的私人存酒,其中不乏一些20多年前的La Poja和La Glora。另外这些私人收藏里还包括了一瓶1980年的Amarone。在上世纪80年代,Recioto才是Valpolicella风干葡萄酒的的官方称谓,而Amarone则是人们在瓶身上额外说明这是不甜的干型Recioto的补充说明。即是是Giovanni先生,他最爱的也是今天仍以他名字命名的Recioto。这瓶老年份的存酒佐证了那样一个Amarone即将孕育而生的年代。

在两层堆放的陈酿酒桶旁有一张展示桌,陈列着酒庄最具代表性的酒款,衬在下面的海报上标示出Allegrini拥有的每块田地在Valpolicella区域所处的位置。也就是我们晚些将要品尝的酒款。Soave和Valpolicella较适合立即饮用,Palazzo della Torre和La Glora可以在接下来的十到十五个月里良好发展,Amarone,La Poja和 Giovanni Allegrini则是具备着巨大陈年潜力的酒。但是想到刚才看到的老年份La Glora,这些应该算是很保守的说明。

结束了陈酿车间的拜访,我们前往风干车间。离旧宅不远的路口,有一片外观现代的巨大红砖厂棚。早上路经这里时,以为是一个综合性的车间。而现在才知道,这仅仅是用于风干葡萄。

采收刚刚开始,堆上屋顶的塑料筐上编写着代码和所有者。目前这里不仅供Allegrini家自己使用,也同样向区域里的其他生产商提供服务。这个巨大的风干设施将在未来的几个月里,把状态十足的葡萄凝缩成现在重量的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五十,为酿造举世闻名的Amarone做好准备。

原本的竹架晾晒工艺在这里已经不再使用,因为晾制效果的不稳定可能会让一年里最宝贵的收成发霉变质。换而替代的塑料篮架横纵都有很大的空隙,码放整齐后,盒子的框架可以让空气顺利的经过每个盒子,缓慢带走葡萄的水分,留下更加凝缩的汁液。在持续无风的日子里,巨大鼓风机就会运转起来,确保阴干继续,没有湿气存留在果粒之间。

再过几周,整排建筑都会被来自这个采收季的葡萄填满,而我们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则要再耐心地等上几年,才能初见2016年的端倪。

离开风干车间的时候,Elisa向我们说明了门口的一块铭牌。这个建筑是在大学教授Roberto Ferrarini的帮助下建立起来的,而且目前不仅是Fumane村的阴干中心(也就是我们熟悉的Appassimento),还承担科研的工作。

结束了从田间、酒窖到车间的导览,我们回到Villa della Torre。漫步庭院,手掌大的海洋生物化石在阳台的石基上清晰可见。Elisa补充说,和很多著名的产区一样,这里在远古时代也曾经是一片海洋。

Villa della Torre大致上是13世纪的建筑,至今维护较为得当,还保存着大量的古董家具。进到这栋老建筑里,终于到了我们可以坐下来品酒的时候。

经过前面的游览,时间已近下午。我们加快节奏,但还是按照酒窖里展示的顺序逐一品尝:Soave呈现出明亮的淡金色,气味芳香,带着纯净的糖渍热带水果气息和酵母感,在口中有集中的柑橘类味道,酸度和酒精适中,酒体偏向饱满。传统的2015年Valpolicella Classico由百分之六十五的Corvina和百分之二十五的Rondinella组成,其余是Molinara:透明的宝石红带着粉色边缘,甘草和草本味道混合在一起,中等酸度,酒体略轻,酒精偏高,沙质感单宁。2013年的Palazzo Della Torre则是一个有趣的作品,含有少量的Sangiovese,百分之三十的葡萄在发酵前风干三个月,再添加到成酒中引起二次发酵:酒色深紫,闻起来浓厚的植物感夹杂着复杂度,入口酸度偏高,沙质感单宁,和香气一致,有风干葡萄带来的甜感,收尾中香草和松柏气味清晰。La Glora的混酿上,采用了90%的Corvina Veronese和10%的Oseleta:木香明显,入口酒体偏于饱满,酸度偏高而酒精适中。优雅的红色森林水果气息,让人联想到精细的老藤Croze Hermitage的风格。Amarone为90%的Corvina,Rondinella和Oseleta各5%,发酵前,经过风干的果实重量只剩下原有的一半:酸度中上,酒体中上,中等的沙质感单宁。香气较为封闭,余味中新橡木和奶酪的感觉清晰。现在喝还显太早。最后,是2010年的La Poja,100%Corvina单品种,单宁脆,红色水果并以焦糖和小叶黄杨余味收尾。优雅,在Valpolicella的众多出品中,不采用风干工艺却自成一格。

存好笔记,和Elisa道别。前方还有很多酒庄,我们继续向前,也期待着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与La GloraLa PojaPalazzo Della Torre的再次相遇。


本文图片全部由Lulu和Freddo拍摄并拥有版权。秋月纪行:Allegrini是发布于VinoFreddo.online的文章,不允许被复制于其他站点。秋月纪行:Allegrini is a post from: VinoFreddo.online which is not allowed to be copied on other sites.

后记:整理成文已经是时隔一个月之后。我把琐碎的笔记和零星的图片拼凑在一起,试图还原当天的场景。但正如记忆本身,每当我们主观的再次提取,事物也就肆意的组合成了意象中的样貌。幸好拍摄了一些视频资料,在我希望力求客观的还原场景时,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不过镜头摇晃,看的真是太吃力了。对应的,在此后我们继续关注Allegrini不同年份的各个酒款的过程中,依然看到了风格的一致和持续,并从中得到很多乐趣。感谢。

《您可以通过分享本文、订阅、提交评论等方式来参与和支持我们的成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