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Zenato

彼湖,彼水。

2016915日下午三点小雨过后,步行抵达Zenato位于San Benedetto的酒庄,教堂刚巧敲钟。遇到来自比利时同样预约了访问的Frank夫妇,到此行结束的时候已经成为了惺惺相惜的酒友。

酒庄方面,Matteo作为我们进行今天游览的解说,我们则搭上Frank的车前往稍远处的葡萄园(酒厂)。Frank是位极为俊朗的男士,一头白发,面色通红,一看便觉得像是位爽朗的饮家。

初到葡萄园,雨彻底停了下来。行前的玫瑰不是大马士革玫瑰那种,更像开花较小,花瓣较散的月季。

Trebianno di Lugana已经在田间开始变色成熟,果粒很小,和手掌相比更加明显。有些果粒已经破损,有些还未变色。Matteo介绍说,这个园里的采收工作是全部手工完成的,必要的情况下也会多次采收,以选择成熟度适宜的果实。较早采收的葡萄用于最新尝试的Lugana Brut的酿造,而较晚的则用于Santa Crisitina Riserva的酿造,稍后其中的小部分(30%)还将在橡木桶中发酵和陈酿,最终和不锈钢发酵陈酿的部分混合在一起。

San Benedetto的土壤以黏土为主,一场急雨过后,土地还略显潮湿。葡萄的行间距非常大,接近两米,架型采用Guyot。并不是为了机械采收,而是因为黏土土壤的湿气较大,为了更好通风来预防各种病变。相对的在Valpolicella的花岗岩(地区也生产大理石)土壤上,架型就选用传统的Pergola

由于这里地块光照充足,南北走向的葡萄藤里,最南边的几串葡萄往往因为过分的日晒而无法使用,对应的,整个田里也多保留了一些果实上方的叶片,来保护果实不受日照伤害。

说到下雨,这是今年过去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次降雨,已经在两周前开始的采收工作也因此临时停顿了一下,等待葡萄干燥。进入到巨大不锈钢罐组成的陈酿车间,2015年的Pinot Gris还在成熟中。白葡萄酒的发酵采用温控发酵和储存,以尽量保留白葡萄酒的新鲜度。发酵温度一般控制在20度左右,发酵结束后的陈酿更是控制在14度。

更独特的,是酒庄中采用木桶陈酿的白葡萄酒也通过植入桶内的热交换装置在陈年中保持温度,在传统和新技术中寻求结合。

从车间出来,天空已经完全放晴,走下斜坡,步入由原有的设备间改造而来的新酒窖。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木桶和存储其中的酒都在这里休息。从进入酒庄时注意到的勃艮第橡木桶、酒窖里的波尔多橡木桶、美国橡木到匈牙利橡木,甚至樱桃木,从中度烘焙到轻度烘焙,都被用来尝试对不同年份的酒进行陈年。

在酒庄新推出的Lugana Brut的陈年区,09年的收成正在吸收酵母带来的风味,准备在日臻成熟后进行除渣。来自香槟地区的转瓶架也被用来提醒访客,这些新尝试仍是来自经典的瓶中二次发酵。

由于晚上这个地下酒窖将举办活动,我们的品酒活动转回安排在地上的酒窖里继续。

途中我们经过了一个用于干燥葡萄的房间。被采收好的白葡萄也类似制作Amarone一样,短暂放置在两层楼高的通风避光的环境里稍微阴干,上层保存,下层通风,以脱去无关的水分。在这样的雨天里,这个设施应该格外有用。

回到地面,发酵车间的巨大风扇带出危险的二氧化碳,保持工作场所的安全,同时新鲜的果香也源源不断的溢出。

用于品酒的,是Amarone在装瓶前最终保存的地方,椭圆形橡木桶充满整个空间。

我们尝试了新的Lugana BrutSan Benedetto白葡萄酒和Santa Cristina Riserva白葡萄酒。三种酒同样来自园里的Trebbiano di Lugana——或者应该更准确的叫作Turbiana,酒庄骄傲的Lugana之魂。对于这个品种是否就是遍植意大利的某一种Trebbiano或者是Verdicchio Bianco,一直以来的争议已经上升到了基因科学的高度,但是酒庄似乎更愿意用传统来说明这种差异的实际存在。淡金色的Brut拥有着像金菠萝一样的热带气息和酵母气, 气泡细腻,与Charmat方式发酵的气泡酒很不相同,但是眼下气泡似乎还是没有香槟充沛。高酸,中等偏轻的酒体,略现炙热的酒精,具矿物感的收结,以及微苦的回味代表了品种和风土的的独特之处。太阳灼伤的不只是葡萄,还有酒精。大约开瓶30分钟之后,杯中还额外发展出玉米一样的香气。据Matteo介绍,如之前说到的对品种的争议和疑惑,酒庄仍在继续研究自有的葡萄品种,这个Brut就是尝试的一部分,以后也可能产生新的可能性。San Benedetto是当天最受欢迎的酒,也是我印象里的Trebbiano di Lugana,但是更加浓郁,应该说,非常开放。微甜的糖感,橄榄油气息,以及类似百香果的热带气息(不是很明确,感谢lulu补充)。中高酸度,酵母气息和回苦的结尾。浓郁开放是这支酒最大的特点。相比之下,Santa Cristina Riserva气味更中性,酒体更坚实有重量感,但酸度只有中等水平,应该是所说的较晚采收带来的影响。整体上,Trebbiano di Lugana是热带气息的,酒体偏轻,酒精相对强壮。就像Garda湖八月的艳阳。

ZenatoRipasso命名为Ripassa,用意不言自明。对于谁发明了Ripasso,也是各有说法。香草、木香、樱桃、甘草,香气开放、从果香到陈年气息应有尽有。入口柔和、酸度中等,果香和氧化带来的秋叶气味,坚实而如沙质感的单宁,酒体相当饱满。Ripasso就是这样一个有趣的产物,以平民的价格解说了关于一支好酒的大多数想象,可能是Valpolicella最会受人喜爱的出品。

Amarone。其实这支酒我有一些保留态度:我们拔开塞子就把酒倒在杯子里,并没够时间醒酒。清透的樱桃红色,木味很重,微甜,中等酸度,有嚼劲的单宁,酒体大。大约三十分钟之后,才微微显示出细微的葡萄干类香气。这支酒当天的表现没办法和小兄弟Ripassa相比,沉闷很多。但是因为之前尝试过这支酒,可能是其他年份,我对下结论还是保守的。

夕阳开始下山。我们在此行的第一站就收获了理解和友谊,共同开始经历2016年这个独特采收季的第一次雨水。我们不能抱怨天气,因为我们开始已经开始学着聆听自然的声音。

FrankMatteo话别,婉拒了Frank请我喝的Tignanello。因为我喜欢这个在椅背网兜里醒酒的已逾不惑的美男子,已经开始期待我们下次的相遇,而不想以这杯酒给记忆划下句号。

向东步行三公里,水城Peschiera上海鸥盘旋,皮划艇穿过桥洞,刺破水面,空气里的每个水分子都包含了矿泉水一样的纯净味道。路程至此,将向别处。是日中秋。

本文图片全部由Lulu和Freddo拍摄并拥有版权。秋月纪行:Zenato是发布于VinoFreddo.online的文章,不允许被复制于其他站点。秋月纪行:Zenato is a post from: VinoFreddo.online which is not allowed to be copied on other sites.

后记:之后,Peschiera如水的空气和Turbiana葡萄酿成的酒,也成为我们再次回到Garda湖岸的理由之一。

《您可以通过分享本文、订阅、提交评论等方式来参与和支持我们的成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