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Sartori di Verona

​​庭院里的葡萄园,行于未来

从相遇到相识;从葡萄酒学校里的一堂课,到造访酒庄的约定;从老城堡博物馆里的雕像到几百年后的一个印上几十上百万瓶葡萄酒的标识,从北京,到维罗纳。此刻的早上,我们已经站在地处Negrar ValleySartori庄园门口,因缘际会,雀跃不已。

在大门口做过登记,亲爱的Juliette来接我们,和Carmen女士一起为我们担任导览。

初入庄园,来自亚热带的棕榈和东方的竹林辟开墙外的喧闹,沿路势围合一条曲径,把来访者迎进百步之外的老建筑前。这里,三十米高的古松树依山势漫布,让人感到如置身老林中。庄园是始建于17世纪的夏季别墅,由Sartori家族四代前的Pietro先生于1898年购入。如果不是主楼旁边的酒厂设施正在确实地运转,可能只会有偶尔受邀来访的客人为这格调静逸的私人山庄而赞叹。

主楼一层的一小部分现在被用作酒厂办公室,其他楼层和房间保留为一位年长的家族成员的居所,和原本的设计意图一样。庄园内设施齐全,包括一个家族成员专用的礼拜堂。这个带有穹顶结构的建筑运用了大理石的材质和古老的木板油画做装饰,让人联想起威尼斯的王宫或是皮提宫里的规制。

走出礼拜堂,草坪边停放着在酒庄宣传片里风韵无限的白色奔驰老爷车,维护得当,透露出车辆主人对爱物的悉心。沿山坡转辗,林间一个碧绿的池塘里流淌出一眼天然活水,在树木的掩映下格外平静,置身其间,让人忘忧。夹杂秋叶的气息,池塘里的水滴曾用于灌溉庭院,眼下时光流转,将我们和曾经伫立在池塘边的主人们在片刻间链接在一起。

Carmen为我们介绍,庭院的名字称为Corte Bra,是因为在Sartori家族之前Bra曾是这里的主人。庭院里的草坪开阔,雕像精巧,颇有几分皇家园林的意蕴。事实上,我们一路上已经确实开始称呼这里为“这个公园”了。

庭院按意大利风格设计,保有阳台这样的建筑结构。由于庭院已逾三百年之久,虽然如今是私人财产,但是如果想要修剪院内的这些老树,甚至是改动一砖一瓦,也必须要经过政府漫长繁琐手续的审批。结果日积月累,眼见着树木越长越茂密。如今从阳台向下看,主楼已经被遮蔽在年代久远的枝叶后了。

一路沿山势向上,穿过树木茂密的小径,终于,在几棵大概年逾百岁的老松树前见到了葡萄园。说到这里,Sartori家族曾经主要在维罗纳城从事餐厅和酒店事业,直到现任主席Andrea先生的曾祖父Pietro老先生购入庄园,才因为这片园中园的存在而接触到葡萄种植和酿酒。Pietro先生最初尝试用这里出产的葡萄酒供应给自己的餐厅、酒店,也出售给邻居们。到了下一代Regolo先生,因为对葡萄酒的爱好和热情,将家族的事业重新定义为了酿酒。现在,这里的果实以Corte Bra为名被酿造成单一园Amarone,延续这个开始于一百年前的故事。

这里的田地顺山势而建,尽管土地松软,却尽得排水上的便利。时值采收进行了一半,西侧Cordon架型的一块田已经采收完成,而东侧Pergola Veronese架型的田地则仍在积蓄力量,做最后的冲刺。两块田地一阴一阳,在不同的年份里各显千秋,结合在一起提供了稳定的风格和质量保障。Pergola这边的藤架有一人多高,垂下的果穗几乎可以放进嘴里,于是我们纷纷在这里拍照,拿葡萄作道具,玩得不亦乐乎。

葡萄园里还种植着少量的古老品种,产量极低,已经几乎无法被用作商业酿酒用途了,比如Ancellotta,果粒细小而果珠分散。

沿石阶爬上山坡顶端回看,方显庭院规模。古松摩天,隐约还可以看到之前阳台上的八角石桌。据说设计之初,树木都修剪齐整时,打开主楼前后的窗户,应当可以直接由山顶看到楼前的草坪和景观,可见当年设计之匠心以及庄园气势宏大。

原路折返,沿坡地望下去,枝条和藤蔓业已泛黄,正生秋意。

下山回到主楼,酿造车间其实就在老建筑的地下。在去往酒窖的路上,我们也看到了Pietro老先生和Regolo先生的画像。

在地窖门前刚替换下的旧橡木桶堆下,一副结合表现主义和波普艺术风格的作品吸引了我。Carmen狡黠地问我们能否看出是什么。这种作品距离越近越难辨认,具体的形象会放大为抽象的像素模块。还好Lulu离得远,一眼看破了这是破碎机。此物是彼物而非彼物,暗示了主观感受、认识、解构、表达和再认识之间创造的新生之物,以及与其本源的联系。大概酿酒亦如此。

深入酿造车间,地面向中间漂亮的金属水槽微微倾斜,利于冲洗以保持车间的清洁。走道两面的墙体里其实是数目众多的水泥发酵罐,明亮的射灯打在鹅黄色的装饰漆上,让酒窖呈现出一种实干而锐利的后现代风格。

特制的水泥发酵罐始建于19世纪30年代,沿用至今。这种设计的突出好处是,埋藏在地下的发酵设备本来就有更低的环境温度,发酵过程中产生的热量也可以被罐体导入厚重的墙体里,从而在不采用制冷设备的情况下也可以实现大规模的低温发酵,延长发酵周期,自然平衡对香气物质和单宁的提取。当然,也节约了大量的制冷费用。可见传统工艺构思的巧妙。实际上,酒庄目前继续使用这些水泥罐进行苹果乳酸发酵和发酵后的陈年。唯独的缺点,恐怕只是每十年要彻底重新涂装一次内壁了,费时费力。

除了发酵,部分发酵罐也被建筑师切开外壁重新设计为条件优越的地下酒窖。地下酒窖也当然的被用于陈酿。在一些区域里还展示了年份久远的老酒,包括酒庄最早版本的酒标。其中1968年的瓶身上标注了美国著名酒商Banfi的名字,说明着Recioto走向美国乃至全世界的路径和过程。

继续向前,在我们所在的地下一层以下还有更深一层的酿造车间,猜测温度更低,或许是用于酒精发酵和白葡萄酒的储存吧。

在陈酿车间里,大橡木桶是不可或缺的元素,保存着过去与现在的联系。60年前的大橡木桶是历史遗留,原本被设计为100百升的木桶,经过后人的测算实际却是92百升,于是做了标牌也一起加在桶身上,现在仍在用于葡萄酒的保存。

走入主力的Amarone陈酿车间,紫色的灯光把安静的陈酿车间打造的动感十足,倒更像是豪华的夜店。Carmem不乏欣喜地向我们说明这里是她在酒窖里最喜欢的地方,大容量的Cask里陈酿着各个系列的Amarone,也包括我们刚刚参观过的Corte Bra。木桶每四年更换,中度烘焙,赋予发展中的葡萄酒更多成熟、甜美和复杂,而这些气息也渗透在这个光影奇幻的空间里,形成一种诱人的气氛。

在廊道尽头,有一副和入口处同样风格的喷绘作品,内容却是非常的熟悉,正是维罗纳老城堡里的中世纪骑士塑像,昔日维罗纳的统治者神圣罗马帝国的大领主Cangrande,如今已成为了Sartori di Verona的商标。在绘画的风格里,历史经又一代人的再次诠释和解读,被注入了现代的审美和生活节奏,从旧有的辉煌里孕育出维罗纳的新方向,具备着一种面向未来的思考和独立。

100年的时间里,Valpolicella在国际市场得以发展,城市的标志记忆也随着贸易流转出现在世界各地,代表着Sartori对葡萄酒质量的自豪和承诺:来自维罗纳的Sartori家族。在靠近酒窖出口处的背景墙上,维罗纳辉煌的历史和Sartori家族今天的兴盛彼此衬托,展示着其中深入精神的联系。

来到灌装车间,自动化流水线飞速运转,灌装、打标一气呵成,把产自维罗纳的葡萄酒源源不断地送向市场。今天的Sartori家族,葡萄酒的生产已经不再只是豪门贵族的自娱自乐:以生产规模来看,Sartori位居Valpolicella大生产商的前列,在Friulli另外拥有其他的有机葡萄庄园,在意大利全国的各种销售渠道里都可以见到来自Sartori的各类价格定位的产品,其中全部产量的80%以上更远销海外。

回到办公室前的草坪上,时光又变得缓慢恬淡。Juliette为我们安排了品鉴,从干白到Amarone,供我们一一尝试:

  • 2015 Sartori, Sella, Soave Classico, Doc: 新鲜,入口略圆润,中等酒体,中等偏弱的白桃和酵母味,收尾转为面包味的收尾和一点坚果味。
  • 2014 Sartori, Marani, Veronese IGT: 浅淡的绿色,白桃和奶酪味,入口圆润,中等酸度,中等酒精,温度升高后变为哈密瓜糖的香气。
  • 2015 Sartori, Bardolino Classico, Doc:焦糖气息,中等偏高的酒体,丝滑的单宁,入口为红樱桃、木味、焦糖,余味为香草。
  • 2015 Sartori, Valpolicella Classico, Doc: 少许野味,中等偏高的酸度,入口为桉树叶和酸樱桃,木味的收尾。
  • 2014 Sartori, Regolo, Valpolicella Ripasso Superiore, Doc: 湿树叶、木味、香草、少许樱桃和奶酪,入口微甜,中等酸度,浓郁的熟樱桃和湿树叶,口感华丽。香草味的收尾。
  • 2010 Sartori, Reius, 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 Classico, Docg: 从早上开始醒酒,到品尝时大概已经快中午,闻起来是中等浓度的树叶、樱桃、焦糖。入口微甜,中等酸度,甘草和干树叶的味道,中等酒体,中等干燥的单宁,中等酒精。干树叶和香草的味道在中长的余味中。
  • 2009 Sartori, Corte Bra, 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 Classico, Docg: 木味、锯末气味,闻起来很封闭。中等酸度,中等酒精,土质感单宁,干型(残糖少),树叶气味。整体都比较封闭,单宁偏重,需要更多时间陈年。
  • 2009 Sartori, I Saltari, 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 Doc: 复杂但封闭,包含酱油、摩德纳醋、锯末和黑色樱桃的香气,入口中等以上的酒体,单宁坚实,香草和西梅干。收尾长,有焦糖气味、辛辣的木味、烟熏和巧克力的香气。酒体很坚实,应该能通过更充分的醒酒来展现内在。

从第一次去北京的学校讲课,Andrea先生就提到了,他更认为酒应该在较早的时间被享用。确实,如果没有一个条件优越的天然酒窖而只是使用一般的商业化酒柜进行陈年,长时间陈酿的风险是可见的,酒有可能过早发生氧化没办法达到缓慢陈年时应有的深度,甚至因为保存条件的不当直接损毁掉。从Sartori酒款的酿造风格来看,酒庄也在践行着这样的理念:几支顶级Amarone尽管都还有更多的时间去发展,但同样的年份已经比很多其他酒庄更早地进入了适饮期,只有其中的Corte Bra略有不同。

结束品鉴时,正赶上采收车把上午刚采收的葡萄送回酒庄来。酒庄的工作人员们开心而忙碌,在收获季里接受自然的祝福和馈赠,付出汗水和专注,享受一年一度的喜悦。

来到办公室里,工作区的墙壁上可以看到我很喜欢的日本著名画家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的印刷品,甚是喜悦。艺术与葡萄酒可以兼得,人生乐事。客观的说,Sartori确实是目前造访过的酒庄里很有现代艺术氛围的一个,再具体到波普艺术和表现主义的影响,可能无出其右。和Andrea先生打过招呼,我们受到了JulietteCarmenDanielle先生的款待去一起午餐,一行备受照顾。

席间我们分享着此次游历的趣事。午餐用毕,受店家老板推荐,我打算尝试下店里引以为傲的一款甜品,主要是用到一些高品质的巧克力。而一口吃下去,我不由得兴奋起来。这不是从小在北京吃到大的雪人雪糕么,形神兼备。我赶紧迫不及待的把这个发现告诉在座的各位,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来北京得已验证。看来口味和审美并无国界,我们的生命经验里也都蕴含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与在学校相遇时不同,此行所见的Sartori不仅仅是美味的葡萄酒,更感受到酒庄由旧日贵族向如今胸怀前景的企业家的变迁,感受到现代化和传统的冷静结合和共同发展,感受到艺术与历史在审美和价值的层面上庇护着商业的航向。在Sartori,我们看到如Valpolicella整个地区和维罗纳一样的思辨和进取心,看到才智和理性,看到发展与自律。Sartori这样一家酒庄,对于这个时代即是产物,也是一面镜子。让我们继续作为观众,观看我们的朋友们在他们的时代里熠熠生辉。


本文图片全部由Lulu和Freddo拍摄并拥有版权。秋月纪行:Sartori di Verona是发布于VinoFreddo.online的文章,不允许被复制于其他站点。秋月纪行:Sartori di Verona is a post from: VinoFreddo.online which is not allowed to be copied on other sites.

后记:对于读者而言客观如此重要,过多的主观可能会剥夺读者参与阅读的机会。因此我试图在撰写本文的时候尽可能保持克制。也许只有在表达的冲动渐归于平静后,通过毅力书写的文字才更是为了读者而进行的创作。

成文之际,时值Andrea先生当选Consorzio Tutela Vini Valpolicella新一任协会主席,同感欣喜但并不意外,这可能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了。让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和开创历史的人们。

再次感谢Juliette,Carmen,Danielle,Andrea先生和悦星葡萄酒学校,因为各位的原因,才有了这次拜访和文章。其中,特别感谢Juliette帮助给予的核阅和指正,尤其是在历史和木桶方面。

《您可以通过分享本文、订阅、提交评论等方式来参与和支持我们的成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