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Valentina Cubi

有机的葡萄轻语。

酒庄游是个浪漫的说法,因为事实大都要辛苦许多。天一亮就按行程奔往Fumane村,刚巧路过瓦坡里切拉Valpolicella的葡萄酒之路办公室,也站在了瓦坡里切拉经典产区Valpolicella Classico的中央位置。

因为来的太早,办公室还没有开门,于是就和这个大坐标合个影来留念。

下过一场雨的初秋天气极好,云远天高,蔚蓝夺目。沿途的葡萄藤都是Pergola的栽培方式,把枝叶果实架离地面,远离潮湿气。这样的处置最适合产区里最为主要的Corvina葡萄,壤土可以给容易缺水的Corvina提供大量的水分,茂密的叶幕有助于防止果实晒伤,而远离地面也提高了通风,降低了拥挤的果穗在多雨的时节里生病发霉的风险。

大概时节正好接近采收,红葡萄的果穗饱满喜人,颜色浓郁,连果梗也都挂上了红色,看上去有八九分像是Corvina

晚熟的白葡萄看起来还没有完全成熟,可能是某个类型的嘎乐嘎内嘎Garganega葡萄。这个品种非常古老,有记录的历史大约就有800年左右,是很多意大利葡萄品种的祖先,名字难念,也是很复杂的一个葡萄品种,大约有几十种不同的生物形态。现在,这个品种在Valpolicella地区并不常见,主要是被种植在Soave等地区,而其与许多其他品种野生杂交的子系品种则几乎遍布了从上阿迪杰Alto Adige到艾米莉亚罗马涅亚、Emilia-Romagna、托斯卡纳、普利亚Puglia、卡拉布里亚Calabria以至西西里的意大利全境。所以如果从对意大利葡萄品系的发展影响来看,可以说他是意大利葡萄酒世界中的核心品种之一。

当然,田里的情况往往更复杂,还会看到一些状况奇怪的葡萄,不知道是生物形态、土壤条件、年份气候、健康或是其他原因。比如这株葡萄整串的果实都很小,而其中又有几个额外大的果粒;又或者是恰恰相反。葡萄的样貌千变万化,就像人的样貌一样。事实上,也受此影响,识别葡萄的品种是一项远比看起来复杂得多的科学工作,随着知识的发展更新,我们往往会发现以往认识或者观念的不正确。所以以上,也都只能算是好奇的猜测了。

沿路走下去,随着路上葡萄田位置的不同,同一片田里葡萄的状况也相差甚多。阳光过于充沛的位置,成串的果实在采收前就在藤上晒成了葡萄干。

而相对有些阳光但又有遮蔽的区域,Corvina在散失了40-50%的水分后,就逐渐变成了天然版本的风干葡萄。大约名为Appassimento的阴干工艺或许也起源于古代先人对葡萄自然状态的观察吧。当然,现代的阴干工艺过程几乎都是在名为“Fruttaio”的专门阴干房设备中完成的,采用竹架或是小塑料盒小心保存带梗的果穗以使果粒在干燥过程中完整、不受损坏。Corvina皮厚且坚韧,非常适合用于这样的工艺,因此Corvina在威尼托Veneto大区出品的著名的阴干工艺葡萄酒AmaroneRecioto中都占有着重要位置。

穿过一大段无人的田间道路,终于快要到达酒庄所在位置,Casterna di Fumane的路标看起来让人兴奋。然而因为时间安排,上午需要去拜访另一家酒庄,要下午才能回到这里。

穿出村子前,窄窄的巷子里,猫咪躲在窗板后的阴影里打量着我们这些一早出现在村子里的外乡人。

身后,天空中弥漫着浑厚的力量,好像要把云彩搅打成一团。风云聚汇,夺人心魄。

上午事毕,我们忙赶回村里。正好我们和一对来自英国的双胞胎兄弟预定了同样的时段,所以我们四个人会一起进行品鉴。闲聊之下,发现我们居然都是看了卫报多年前的一篇报道寻来的,也是有缘份。

我们品尝的全部酒款都源于有机认证的葡萄园:田间用柑橘类汁液替代了波尔多液(另一种含重金属铜的抗菌液)来帮助葡萄抗菌,葡萄藤行间保留着植被并重视园内的昆虫等生态因素,修建掉的植物部分也用于制作各种植物花草茶,再使用于田里,力求不从田里索取,也不把外来物带入田里。

Valentina Cubi阿姨为我们讲解,在瓦坡里切拉Valpolicella,酿造季工作要比其他产区来的繁忙:在首先发酵好采收年基础的Valpolicella葡萄酒之后,用于酿造Amarone的葡萄在经过大约三个月的阴干又在春天开始了长达30-40天的发酵,接着再把已经酿造好的Valpolicella加入到酿造Amarone剩余的皮渣中发酵8-10天来酿造Ripasso,历时几个月,才算完成当年第一步的发酵工作。我们也按顺序品尝了这些不同工艺的葡萄酒:

  • SIN CERO, Verona Rosso IGT: 酒的名字即是无添加也一语双关地有诚恳的意思。葡萄来自阿姨最早开始进行有机种植实验的葡萄田,发酵使用天然酵母,发酵中不控温也不添加硫、定期打循环,全部过程中完全不使用木桶,装瓶前不过滤。2015年份,非常浓郁的樱桃,焦糖和烤麦片的味道。平衡、浓郁而富有回味。我们在试饮了Amarone后,又回试了这支酒,完全不落下风。这是我当天最喜欢的酒,后来专门带回国内介绍给朋友们,也得到好评,被认为有勃艮第风格。年产3万瓶,但是因为工艺上实验性比较强,不是每年都能生产。
  • IPERICO, Valpolicella DOC: 2014年份,香气类型为明显的萨拉米香肠Salami香气和樱桃及灌木。
  • IL TABARRO, Valpolicella Superiore Classico DOC: 在小橡木桶和大桶内分别陈年6个月,之后在瓶中陈酿至少6个月,比同年份的IPERICO相对晚一年装瓶。酸度高,香气比较封闭,包括巧克力、木头和锯末及香草味,还很新,需要陈放。
  • ARUSNATICO, Valpolicella Classico Superiore Ripasso DOC:香气类型为植物、西梅、干邑类的氧化香气以及甘草。
  • MORAR, 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 DOC:香气类型为植物、卡门贝尔奶酪Camembert、黑巧克力、木味、干树叶和香草以及少许摩德纳香醋。
  •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 Classico DOC: 2000年份,香气类型为西梅干、干稻草、富有咀嚼感的酒体。

Valentina阿姨告诉我们,在亚洲的酒展上,她的Amarone很容易受关注,很快就销售一空,但是她最关心的还是基础的Valpolicella,因为这些是当地更主要的产品。这种心情,我们非常可以理解。

回程的路上,我们再次经过清晨穿过村子前路过的另一个酿酒厂。当时,酒庄的工作人员正一早在准备采收,看到我们的东方面孔十分好奇,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这会儿酒厂的工作人员看我们又回来这里,便开心地和我们打招呼,并招呼我们进去酒厂里。虽然没有完全明白意思,但我也就在看门小狗的抗议声里懵懵懂懂地走了进去,结果酒庄的大叔抓起一大串葡萄塞在我手里,快有两斤重。原来他们已经采收好了一部分葡萄。我们就带着这样的意外之喜回到住处,吃了足足两个晚上。

大多数时候,我们并不会连续两天拜访同一个酒庄。然而,因为之前忘记带小礼物给Valentina阿姨以及受到不相识的酒庄大叔的款待,我们也决定专程再去回礼。于是第二天一早,又向Fumane出发了。

只是过了一天,天上的云彩就多出了很多,让人想起了前两天的降雨。洁白的云彩像松软的棉絮一样低低地挂在不远处的山腰上,很是奇特。

天刚放亮,我们已经回到了Valentina Cubi酒庄门口。和阿姨交换了礼物,就又跑去给昨天的酒庄还礼。和酒庄的大叔们解释过我们带来了茶叶,方便他们忙过一天之后休息时喝。

就这样,我们得以一次次的再见。几年过去,今年的Vinitaly我又专门去看望了Valentina阿姨,虽然因为日程太过紧张,没有时间尝一口今年的新酒,但是得知SIN CERO逐渐更加被市场认可,我也是非常的开心。当然,我们也再照一张合影;至于照片的对焦点,那就下次见面再补上一张好照片吧。

这位就是和蔼可亲的Valentina Cubi阿姨,还有她的葡萄酒们。如果你在哪里遇到她,请记得代我向她问好,也不要忘记尝尝她的SIN CERO。可能你已经猜到了,在我们认识的时候自然酒的概念还不流行,而这支酒里所有的只是一点在自家后院里把正确的事情做好的美好信念。

本文图片全部由Lulu和Freddo拍摄并拥有版权。秋月纪行:Valentina Cubi是发布于VinoFreddo.online的文章,不允许被复制于其他站点。秋月纪行:Valentina Cubi is a post from: VinoFreddo.online which is not allowed to be copied on other sites.

后记:在此特别感谢Valentina Cubi女士对本文给与的一些增补及修改意见。

参考

*https://www.valentinacubi.it/

 

《您可以通过分享本文、订阅、提交评论等方式来参与和支持我们的成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